今天是2018年11月22日  欢迎光临本站    
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中国书法 正在低谷

   作者:羲之书画报   时间:2009年3月17日   阅读:2675 次


本文摘自《羲之书画报》第10期
本报记者通过中国楷书网获悉:田英章第五届书法专业特训班将在济南举行,借此机会,记者对田英章先生进行了专访。
记者:田先生您好,听说您将在济南举办第五届特训班,对此,您能否谈一谈关于特训班的有关情况。
田:本次特训班是应广大网友,特别是山东网友的邀请,3月20日到22日在济南举行,为期三天。所谓:“特训”,就是结合每位学员的具体情况,具体特点,进行专门的、个别的面授培训,不是泛泛的上书法理论大课。在以后的几个月中还要到江西、广东、天津等地举办。
记者:看了中国楷书网上广大网友们传上来的特训班图片,我被这些学员们的精神所感动,大家对您的“田体”如此热衷和推崇,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,您能谈一谈吗?
田:对您的称赞我非常感谢,但我首先必须向您严肃的指出,不可以称为“田体”,要称就称为“田英章写的楷书”,我的楷书是以欧体为主的,尚不能单独成为一种流派。
至于大家为什么如此热衷,其原因并不是我写得好,而是因为“人心思归”,大家希望当今书法回归传统、回归正统,多数书法研习者已经厌倦了光怪陆离、乌七八糟的东西。
记者:从图书出版部门我们了解到,现在书店里有您的字帖、教材多达三百多种,您也可以称得上是著作等身了。同时我们还了解到,在全国书法图书销售市场上,您的字帖销售量常年居于榜首。单就北京各大书店书法类畅销书排行榜上,进入前一百本畅销书的,您一个人的就占了五十多本。您对您取得的这样的成就很满意吗?
田:恰恰相反,书法园地应该是百花齐放,市场上出现了少数人的字帖热销,应该说这正是说明书法字帖市场的贫乏和短缺。这种现象也许于个人有益,但于国家、民族、社会不一定就是好事。另外我们再仔细查看一下当今书法图书市场,应该说是泥沙俱下,鱼龙混杂,写的多么难看的字也能出帖,满篇荒谬的歪理邪说也能出书,作为一个还有一点良知的书法研修者,我感到的是痛心和悲哀。
记者:您对当前书法的现状怎么看?您认为当前书法的发展状况是健康的吗?
田:谈到了当前书法的现状,是一个使人非常痛心的话题。受西方美学抽象派和日本书道前卫派的影响,当今的中国书法走进了一个怪圈,在这个怪圈中有一种极为新奇的理论,以为视觉冲击最强烈的就是最好的作品。他们认为“当在一个大展厅里,面对几千件或是上万件作品时,我们怎样找出最好的作品呢?方法很简单,就是确认对我们视觉冲击最大的,让我们一眼就看到而久久不能忘记的那件作品,就是最好的作品。如果我们还拘泥于欧、颜、柳、赵、苏、黄、米、蔡那种书体和形式,即使再现王羲之也是保守的和落后的。今天的书法要走向太空!
记者:您认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?
田:其最初的原因是一场“文革”浩劫,国学受到了严重的摧残,中国几千年优秀正统的书法,受到了严重歪曲和挑战。但随着经济上的改革开放,西方快餐文化凶猛侵入,我们许多同胞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美,忘记了什么是丑,在书法上,是非不分,良莠不辨。许多人视古人书法为陈腐,以新奇怪异为时尚,逐使得丑书恶扎,充塞市井。他们愿意接受书法里的“韵”和“意”,因那是抽象的,不愿意承认书法里的“法”和“度”,因那是具体的。空泛欺世的书风,打着“时代进步”的幌子,成为各种书法展览的主旋,使得那些积学不深、识见已成的学子们彷徨于歧路,瞢然于泥途。又因受害者众,假托各种腐败,形成当今一大潮流,我们不得不承认,中国书法已经走入了历史低谷时期。
记者:现在许多人把书法当成一种杂耍、杂技,您怎么看待书法艺术本身?
田:书法是艺术,更是一门学问,她的真正属性是文化,她既是东方文化的核心,也是西方美学的盲点。书法的民族性,立足于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历史,她的纯洁和独立,是不可侵犯的。也正因此,如果我们只简单地把她看成是一门艺术,或是单纯地认为她是一种技能,那就无疑地亵渎了她。如若那样,我们将会丧失了书法的精髓,最终会把书法送上了不归之路。
记者:您主张对书法的学习应该是怎样的一种方式?
田:历史告诉我们,书法是“学”出来的,是通过学习才可以获得的。“学习”就是将先贤们的成果据为己有,成为自己向上攀登的基本和目标。但是绝不会是“练”出来的,绝不是不经过学习,闭门造车就可以“练”的出来的。不学只练,便不知对错,不知对错,便会易入歧途,在歧途上走的愈远,心底就愈混浊,手上的弊病就愈加深刻,错误就会被自己的一遍一遍的苦练得到巩固和加强,这也是许多朋友几十年酷嗜书法,而终未“修得正果”的最根本原因。
记者:我知道在书法上您是反对创新的,您认为学习书法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问题?
田:我反对的是盲目的“创”、浅薄的“新”,书法的“新”不是“创”出来,凡是想“创”的人,永远也不可能“新”,纵观历史上那些大家,哪一个是“新”是自己“创”出来的?
当然就书法的技法而言,创新也罢,承继也罢,各种概念,各种观点,各种表现形式和各种手段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写出来的东西到底是“好”还是“不好”。尽管“好”与“不好”的尺度、标准也有仁智之见,但是多数人的取舍、历史的认可应该是个比较客观的标准。
为了达到让人说“好”这个标准,临帖是第一要务。第二要有“明”师的指点。第三所学的字数不是贪多。
记者:您在教学中,特别强调的是什么?
田:凡是胡涂乱抹、肆意胡创的人,在社会人际交往中也多不是善良之辈。所以我主张“规规矩矩写字,老老实实做人。”书法的学习主要是个“法”字,“法”就是法度,也就是法则。对于初学者来说,就是从规矩入手,人没有规矩,会遭人厌弃,字没有规矩也会遭人厌弃。对于书法,允许我们写不好,但不允许我们不好好写。写不好是功夫问题,不好好写是人品问题。另外,书法没有捷径,如果非要走什么捷径,我只好说:不走捷径就是捷径。

 
 
版权所有:国艺书画馆

电话:18932922390  电子邮件:zhguoyi@126.com
通信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体育南大街怀特书画城4-5号  馆长:金永奎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辩率  今日访问:257  总访问:2076352